心灵驿站 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 心灵驿站 >> 正文
江南烟雨中
时间: 2018-06-01 阅览数: 次 字体:
 

我最想去而还未曾去过的地方莫过于江南了。

第一次对于江南的渴望不是来自于那里令人心驰神往的各大名校,也不是那里流传千古的秀丽山水,而是走在喧哗的街道上突然流过耳畔的一曲林俊杰的《江南》。我几乎不曾了解过江南,在我眼里,现在的中国难道还有哪里逃得过车水马龙的洗礼,还有哪里不是人山人海的景观吗?刚好听到那一句“风到这里就是粘,粘住过客的思念,雨到了这里缠成线,缠着我们流连人世间。”艺术总会让心灵在平淡的生活中突然绽放。我就驻足在了街道上,静静的听完了那一曲,现在想来仿佛真的有一个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的瞬间。

回到家,我一边单曲循环的让那首《江南》,一边查阅这描写江南的诗歌,毕竟歌词与古诗是目前唯一有纽带的艺术了。从韦庄的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。未老莫还乡,还乡须断肠。”到“灯花结,片时春梦,江南天阔。”我对江南的感触只剩下了感伤与惆怅。仿佛江南烟雨笼罩下的朦胧里只有愁情最盛,就像江南的雨,下的也是淅淅沥沥,连绵不绝,不懂得豪爽,干脆。这让身为北方人的我着实有些百思不得其解,这阴柔的美就是流传千古的理由吗?八百里秦川的豪迈似乎略逊了一筹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还真是人间至理。黄土高原上确实没有那连绵不绝的丝线,就像北方似乎从来不懂欲语还休的遗憾美。不过不可否认,人杰地灵从来都是江南的代名词,书中的江南女子生来都是闭月羞花、沉鱼落雁、明眸皓齿的。

中华的仙气也许都聚集在了那里。但那里的遗憾也从来不缺少,每每有战火,逃不过的总是南方,坚船利炮也总是瞄着这个神奇的地方,命运多舛的江南承载了梦想,也承载了艰难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略有偏爱般的给了江南,而人世间的苦难对江南也不遑多让,俊秀也江南,柔美也江南;诱人也江南,迷茫也江南;摄人心魄也江南,令人断肠也江南;天上人间也江南,令人唏嘘也江南。

人总是对于难以企及的事物带有无尽的美好期盼,尤其是如我这般长在滚滚黄河巍巍秦岭旁的人,不曾感受也难以感受那截然不同的粘稠,江南便不言而喻的对我散发出难以言表的魅力。有人戏称北方人为北方汉字,不用多言,字里行间就透露这豪迈不羁的气息,是揉入灵魂中的气场,我很难想象当我切实到江南那一天,会成就一种怎样新的慨叹。

我突然发觉在抒叙江南时,我的思绪也失去的滔滔黄河般的苍茫,反而成了江南细雨的模样,这大概就是江南的魅力吧。

/汪育哲



上一篇:由笋叶想到的端午节 下一篇:初夏关闭窗口